Jeswang's Blog

盲目跟随还是独立去做?

上海情书

两年多以前写给老婆的几段文字,怀念在上海钱仓路时的生活。

原文

匆忙后的停歇是纸,疲惫后的闲逸是笔。有纸有笔有时间,可以作诗。 不时会怀念在上海的时光,偶尔天很蓝,街上满是叫卖与争吵,地铁里拥挤不堪,清晨四点,医院挂号窗口前,长长的队伍,病友们亲切地交谈。

钱仓路不大,却有我们的一方天地。独处在一个明知不会久留的弹丸之地,用力地去想,去梦,怎么疯也无人干预,尽力取悦自己。天气热了,你支起杆子把衣服晾出窗外,风一吹,毛巾留在了三楼的晾衣杆上,再也捡不回来。你力气小,杆子也重,有一次你把杆子掉了,给楼下的违章建筑戳了一个窟窿,一整天提心吊胆,生怕邻居上来找你对峙。你不在时,我偶尔也会在半夜唱歌,唱到声嘶力竭,唱到饥肠辘辘,迷迷糊糊却又不愿入眠。

那时的我们,急躁,赤贫,缺少安全感,觉得拳脚不得施展,期待即将到来的生活,走路去所有的地方,板着脸,不和陌生人说话,与房东斗智斗勇。周末,没有车子的我们,只能走到福山路上的菜市场,买上一斤猪肉,二斤土豆,三根玉米,在卖夫妻肺片的窗口流连忘返。短暂的停留让我们来不及规划,只剩下大把的时间肆意挥霍,尽情享受。

偶尔你会问起,我们何时回去,我望着蓝蓝的窗外,静静发呆,不语。亲爱的,我也不知道我们何时回去,但是我们一定会回去,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,然后再离开。

写于 2017 年 7 月 29 日